TXT全集下載 | 書籍資料頁| 上傳書籍
(雙擊鼠標開啟屏幕滾動,鼠標上下控制速度)
選擇背景色:
瀏覽字體:[ ]  
字體顏色: 雙擊鼠標滾屏: (1最慢,10最快)

侯衛東官場筆記_第72章

作者:小橋老樹 大小:5583K 類型:官場 時間:2013-07-03 01:37:51
        化的墓碑,她心道:“在項勇心里,我永遠是十七、八歲的小姑娘,可是人總歸是要老的。是要死地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關于項勇的事情,蒙寧還是在小時候聽到過一些,這些年來,全家人都忙來忙去,二十年前的往事已經很少被人提起。她看著墓碑上漂亮公正的楷書“知識青年項勇之墓”,想道:“也不知項勇是從哪里到飛石鎮插隊,一個年輕生命就永遠地凋謝在山地間,只有他的父母和極少數人,才會記起曾經這位充滿青春夢想和生命活力的年輕人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既然蒙寧接了手,侯衛東與朱小勇就沒有閑著,他們三人一起。很快就將另一座墓一起打掃出來,這也是一座知青的墓,吳英也認識此人,她給兩座墳都上了香燭紙錢,又單獨在項勇墓上插了些香煙,倒了整整一瓶茅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吳英不勝唏噓地對蒙寧道:“你項叔叔當年最大理想就是能喝到一瓶茅臺酒,他練過武,最崇拜許世友,可惜,到死都沒有喝成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蒙寧對項勇的事情也很是好奇。見母親神態。還是忍住沒有問,她對于當年知青時代的故事很有興趣,也曾經專門到重慶歌樂山看過武斗致死公墓,雖然兩不太相同,卻同屬于那一個**、夢想、血淚、苦難交織難分地時代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不知不覺就在墓地呆了三個多小時,項勇墓地被整理出來,反而將其破敗顯露無疑。吳英在墓地站了一會。道:“如果下一次還能夠抽出時間,就找個小施工隊。將墓地徹底修繕,現在這樣破敗下去,這墓,遲早會被淹沒在草叢中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她心里明白,在這個世界上,項勇已經沒有多少朋友了,盡管當初他在成津知青點上一呼百應,可是隨著時光流逝,在多數知青的印象中,他只能是一個遙遠的背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下山之時遇到了麻煩,車上裝的全是礦石,連車帶貨好幾十噸,一路上都需要用水沖淋輪胎,這才能將車剎住,因此,右側公路有很多稀泥,很不好走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走了一半,一輛貨車在路上拋錨,將公路堵得死死的,必須得有修理工才能解決問題,又拉著司機問了問,得知這是下山地唯一公路,大家也就沒有辦法,只得眼巴巴地等著修理工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吳英有些乏了,看到一時半會無法開車,就坐在副駕駛位置上,將座椅放下來,拿了一床薄被單蓋上,安心地睡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侯衛東、朱小勇和蒙寧就下了車,站在公路邊聊天,貨車壞掉的地方正好是一個高坎,距下面有二、三百米,高坎下只有些矮樹,遮不住視線,山下的亂石很有些嚇人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此鎮名為飛石鎮,恐怕與山下這些石頭很有些關系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6續有貨車從山上下來,很快就沿著盤山公路形成了車隊,除了朱小勇和侯衛東的兩輛越野車,全部是清一色的貨車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朱小勇道:“沒有想到小小的飛石鎮,居然有這么多貨車,這山上是多半是產什么礦石吧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侯衛東道:“朱老師眼光利害,飛石鎮這座山屬于海山山脈,磷礦藏量豐富,品質最高的就屬于茂云市與沙州市交接地這一段,若沒有這礦,這山就是窮山惡水,當年吳阿姨在山上當知青,應該是最苦的地方,但是自從開采了磷礦以后,這山就是變成了寶山,這和當年美國的淘金熱差不多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朱小勇仔細觀察了一會,道:“這些車是五花八門,說明整個礦業開采很有可能處于無序狀態,當然,我這個說法很主觀,主要是個人感受,我見到現代化的礦業開采,絕大多數車輛都是統一型號的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侯衛東的經濟最初就來源于石頭,因此對于礦山開采很有感情,道:“沙州各縣經濟水平低,典型的靠資源吃飯。現在這個狀況各地相差不多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朱小勇是從學的眼光看問題,道:“這種搞法對環境影響大,對資源更是掠奪性開采,遲早有一天要被國家制止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兩人一邊抽煙,一邊隨意聊著,蒙寧抱著手,站在巖邊看遠處的風景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許多駕駛員都等得不耐煩,紛紛跑下來查看情況,秦敢也在飛石鎮弄到一個小礦。正隨著駕駛員一起下山,他突然見到侯衛東見在山下,連忙跑了過去,先喝了一聲“瘋子”,又覺得不對。再喝了一聲“侯叔,你怎么在這里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按年齡,侯衛東也只比秦敢大幾歲,只是侯衛東一直稱呼秦敢父親秦大江為“大哥”,秦大江過世以后,侯衛東每年也要到上青林數次,每次都要去看秦大江愛人。因此,在正式場合秦敢就得稱呼侯衛東為“侯叔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侯衛東倒有些驚奇,道:“你怎么在這里,我記得你不是在這邊。”“在那邊沒有站住腳,最開始找了一個礦,貧礦,開采起來沒有意思,富礦又奪不下來,后來聽說飛石鎮的資源也還行,我和曾憲勇就過來了。已經承包了一個小礦。今年應該能賺錢,就是這里地方保護主義嚴重,我們外來戶生存起來不容易。”
 1/13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頁 尾頁首頁      目錄      

你也許會感興趣的